当前位置:龙城国际娱乐app > 查看内容

总有些人让你明白静静喜欢一个人可以惊艳至骨髓

发布时间:2017-12-05 14:35| 位朋友查看

简介:那些年,一直在你身后,你不曾回眸,而我落尽一地繁芜。这些年,我一直在。杳无音信的日子里,以回忆为饵,钓一季斑驳的流年。 一、那时,年幼。与你相识,是偶遇的缘分。童年的记忆,载满着快乐,总会出其不意的创造童话。爬过双杠,转过车轮,翻过假山,垒……
 


那些年,一直在你身后,你不曾回眸,而我落尽一地繁芜。这些年,我一直在。杳无音信的日子里,以回忆为饵,钓一季斑驳的流年。
 
一、那时,年幼。与你相识,是偶遇的缘分。童年的记忆,载满着快乐,总会出其不意的创造童话。爬过双杠,转过车轮,翻过假山,垒过城堡。也曾在大雨滂沱时,躲在乒乓球岸下,笑着彼此的落魄。也曾看一树绿瘦红肥的无花果,嘴角溢出晶莹珠花。也曾吵架吵到耳红脖子粗,倔强的谁也不服谁,不分谁是君子,谁是女子。今天不闯祸,明天就捣蛋。反正日子总不会很平静。
 
时光总在不经意的年长,回忆的墙壁上模糊了两个小小剪影。两小无猜的。清纯烂漫的。
 
二、那年,仲夏。在补习班,许是天生的自卑让我总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。一味地学好功课,安静的坐在一隅。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没再去上课。那日你跑来找我,问我为何不去上课。我诧异你怎样找到我,你微笑着说,那日,细雨蒙蒙,我在阳台,你也在阳台。哦,原来你也在这里。短暂的相遇,默默的守护。
 
如今,我在阳台向远处眺望,偶尔幻想你会不会也在此刻眺望我在的楼。素色锦年里,藏着谁的幽梦。
 
三、那年,课间。你对我唱了一句“你到底爱不爱我,我不知该说着什么”。那一瞬,恍若隔世,时光也停下脚步。怔怔的相望着,你的眼神,懵懂,迷惘,又有一丝期待,我读不懂你眼里复杂的神情,可我分明看到你耳垂泛起了红光。或许只是随意哼唱那么一句,或许只是句玩笑,也或许用玩笑的方式表露心迹。但是谁也没在意,如同什么都没发生。只是一种莫名的情愫弥漫着,弥漫着。
 
经年后,蓦然想起,是否如初般,一丝悸动,一丝暖意。
 
四、那年,春天。临桌而坐。你玉树临风,又是理科佼佼者,令很多人追捧。我天马行空的讲着各种故事,吸引眼球。你总会在解出习题时猛然抬头看我,却适时的收住那双蛊惑人心的眸子。而我却再也讲不出话来,淡淡的红晕悄上脸颊,心底滋生一种爱慕来。
 
经常一个人骑着单车,回头看,你一定在身后。静静地一前一后,偶尔并肩话也不多。我们有一段同路的时光,如同一起走过的花季。走的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景。那年,你东,我西。
 
多年后在婚纱店不期而遇,两两相望,却什么也没有说,也许此刻语言也无力表达心底氤氲的思绪。只是临走时,你回眸一笑,那眼神包涵了太多的心照不宣。淡如水。深似海。
 
有些爱,只属于青涩懵懂的年纪。私密的,温暖的。如绘画的细腻、绣花的静美。它拒绝了诱惑和污染,静静地散发着醇厚的芬芳。如一阙宋词,让人遐想痴迷,唇齿留香……
 
今日,当我再次回首,才发现,昔日种种,是多么单纯,美好。我始终不愿说这么一句:山有木兮木不知,我悦君兮君不知。因为不觉得凄凉。因为我看到了若只如初见的唯美,并没有看到秋风悲画扇的惋歌。
 
总有些人会让你明白静静喜欢一个人,可以惊艳至骨髓。纵然沧海变桑田,仍然有着抹不去的记忆,明明是纯粹的爱,却要永远埋在心底。你知道,或者不知道,情就在那里,不增不减。我喜欢你,无关风月。从过去,到现在,到永恒!

推荐图文
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
随机推荐